别欺负老实人,百年斯柯达的荣辱史
68天前 1 0 0



公社讲堂开讲了!

小板凳坐好!

斯柯达这个品牌在大多数国内车迷的眼中并没有惊世骇俗的地方,默默地赚自己的钱,默默地造自己的车,默默地在汽车市场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而且你也不会觉得它是闷声发大财,因为没有啥大财好发,它家的车都是一分钱一分货。

但当我们翻开历史的卷轴,就会惊奇地发现,原来斯柯达的百年发展历经了各种起起伏伏,而曾经被称为欧洲心脏的波希米亚平原也确实是汽车工业重要的发展地。

同为斯拉夫人民工业结晶的除了以超前的技术实力扛起了二战前汽车工业大旗的太脱拉,还有经历百年后依旧屹立不倒、成为目前为数不多的拥有百年历史的古老车企之一的——斯柯达。

“意外中诞生的L&K”

斯柯达在早期是一个强大的军工企业,并没有民用车型的生产,直到他们遇到了L&K公司。L&K公司名字的由来是两位创始人名字的结合,机械师瓦克拉夫·劳林(Vaclav Laurin)和商人瓦克拉夫·克莱门特(Vaclav Klement)。克莱门特是公司的总经理,而劳林则是技术总监。

可以说,L&K公司就是斯柯达汽车的前身。一切的开始都源于一辆德国自行车…

克莱门特最开始是一名书商,在有了一定存款后他购置了一辆德国进口的自行车。好景不长,这部“油纸包”属性的自行车竟然出现了故障。于是,克莱门特把它寄回了德国要求修理,德国人虽然在面对客户时都是有求必应的,可他们给克莱门特的回信却带着一些种族歧视的味道,“请用德语给我们写信”。

这番刺激彻底激怒了克莱门特,他暗下决心要造自己的自行车。在多次权衡和策划之后,克莱门特在劳林正与合伙人闹矛盾的时候挖来了他一起创业。那时的劳林已经在自行车领域有了相当丰富的经验,而克莱门特是一个商人。

你的技术,加上我的头脑,两人一拍即合。


在经历了厂房选址等一系列波折之后,克莱门特和劳林终于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自行车的制造当中了。可是,克莱门特毕竟只是一个书商,资金问题再一次困扰了他们,克莱门特不得不四处借钱。偶然的一次机会,克莱门特带着他的自行车来到一家典当行,将车子抵给典当行换了一笔钱,而典当行在L&K公司还不为人所知的时代里成为了他们第一个经销商。就是在这样的窘境之下,成就了L&K最初的商业模式。


或许大家都觉得只有在当今这个互联网造车横行的年代里才会出现“期车”这个名词,可是蔚来李想这样的套路在1896年就已经被L&K玩过了。那时的他们采取先收取定金再延期交付自行车的策略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想更快地拿到车就要交更多的定金。不得不说克莱门特在经商方面还是很有头脑的,在销售方面逐渐有了起色之后,他又在产品的广告语中引导捷克人民购买国产自行车,例如“从国外购买原本在国内能买到的商品的人,是在犯罪、是在损害国家的经济利益”的舆论导向。


L&K在初期的发展道路上和德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克莱门特一开始因为德国人的蔑视而决心造自己的自行车,而在需要更多钱发展的时候,捷克当地的银行却对他们的贷款要求置之不理,最终帮助他们的也还是德国银行。

▲1899年L&K完成了新工厂的建设,并且成为了当时国内最大的自行车生产商

虽然摩托的诞生跟L&K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在摩托的发展上L&K绝对数得上号。将发动机装在自行车上,这个想法是摩托车的初期形态,但多次失败之后L&K和博世的合作也没有如愿以偿,不过这也刺激了他们自行研发点火器,最终成品亮相在布拉格的巴布尼自行车巡回赛上。


L&K的摩托车不光在各大比赛上有所斩获,并且为公司开拓了海外市场,1900年,克莱门特先生只身前往英国推销他的摩托车。不会说英语的他以三分钟教会英国人骑摩托的纪录打动了当时的奔驰经销商,同意预订150辆摩托车,这在当时是个非常惊人的数字,这件事情也在斯柯达历史写下一段佳话。

在那个年代里捷克人真正站到了民用交通工具产业的巅峰。

1905年,公司开始向汽车转型,L&K也是世界上最早尝试造四轮车的几家公司之一。1906年他们的A型车正式开始测试,比福特-T型车的出现还要早3年,而在L&K刚刚造车的阶段,又是德国站了出来,一家来自慕尼黑的公司一口气向他们下了75辆车的订单。


L&K在具有足够强的品牌力之后,发展得可谓如鱼得水,不但研发出了搭载中欧第一台八缸机器的FF车型,还为捷克和俄罗斯提供了组成基础公共交通系统的H型客车。

然而,一战的爆发给L&K带来了无比大的冲击。

战争过后,他们当年的地位已经不复存在,以前的生意关系遭到破坏,国际运输几乎瘫痪,国际贸易也因此无法开展,L&K不但失去了最大的俄罗斯和奥地利市场,还失去去了海外的匈牙利、意大利、英国、奥地利和日本市场。


L&K受战争影响销售量奇差,销量王的地位已经被太脱拉超过。而到了1924年,姆拉达-博莱斯拉夫工厂的一场大火几乎导致了公司的倒闭。在危在旦夕之际,克莱门特做出了最英明的决定,他找到了当时捷克最大的工业集团,从事农业机械、飞机发动机及卡车生产的斯柯达·皮尔森(Skoda Pilsen)集团,这个集团的创始人叫埃米尔·斯柯达(Emil Skoda)。他与正在寻求民用车厂家合并的埃米尔·斯柯达进行了股东商谈,策划生产定位于大众市场的车型,商谈非常成功,于是从此L&K汽车公司便与斯柯达公司进行了合并,并开始生产以斯柯达为品牌的汽车。

这是斯柯达汽车的开端,也是L&K的结束。

“葬送掉的工业帝国”

二战初期,如果单凭军队实力,无论是从军队编制还是装备上,捷克的军队根本不输德国。当时捷克军队中就配备了大量斯柯达的轻型坦克,斯柯达的军工实力足以撼动整个欧洲。然而,热爱和平的捷克人当时做出的决定却是将国家拱手让给德国。


正因如此,斯柯达的工厂被德国人征用进行大规模的武器制造。而最具毁灭性的打击则是在二战结束的时刻,当所有人都已经进入庆祝的时候,最后一次防空警报响起,而这次空袭将斯柯达的所有工厂全部炸毁了,甚至连张图纸都没有剩下。

二战给斯柯达带来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但善于面对各种局面的斯柯达依旧从容地应对。经过工厂重建,1946年他们用仓库中剩下的零件组装了250台popular 995车型,价格相对低廉并且快销,在此之后又联络了战前的海外经销商,快速恢复了公司的正常运营。

“社会主义好兄弟”

二战刚结束时,捷克斯洛伐克还是社会主义家庭中的一员。在当时,的斯柯达旗舰车型VOS也是当作国礼赠送给了毛泽东主席。


VOS可谓是台移动装甲:后轮驱动,前置一台5.2升直列六缸发动机,车架则采用了由太脱拉最先开发的脊骨式底盘结构,车架之上是由装甲钢板焊接封闭的车厢,防弹玻璃又厚又沉需要千斤顶才能顶起。这款车一共生产了107台,绝大一部分送给友好国当作礼物供领导人乘坐,因此多数的VOS都采用重装甲护体。

如果从习惯上来说,捷克人和中国人也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从饮食层面上,据统计世界上猪肉销量最大的国家是中国,而人均猪肉食用量最大的国家则是捷克。并且和许多欧洲人不同,捷克人民对内脏和猪蹄也相当感兴趣,在布拉格的大街上中餐厅的数量多得惊人,只不过大多数是越南人开的,但也从侧面证明中国美食在捷克还是很受追捧的。


而在汽车领域两国也有着历史渊源,在建国初期,中国的工业水平是极其有限的,当时很多卡车和公交车都是进口的斯柯达车型,之后又以斯柯达车为原型仿造了一些国产卡车。

▲ 斯柯达706R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进入中国服役,服役期一直持续到八十年代初,足足有三十年之久。

▲ 斯柯达706rt则更为先进,也是老柴油黄河卡车的雏形。

▲ 最近女子抢司机方向盘导致坠河的新闻一直备受关注,而706rt的客车版本也被网友调侃为防抢方向盘车型。

▲ 斯柯达706RO在当年北京的公交系统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也是很多老北京人的回忆。

在中国这些斯柯达商用车也有着惊人的纪录,比如最长运行里程超过240万公里,平均报废历程为180万公里,每辆斯柯达都绕地球跑了45圈,并且运输了8000万人次。

“崭新的时代中,适者才能更好的生存”

在六七十年代,斯柯达已经彻底从二战的阴霾中走了出来,而这个品牌发展到这个阶段商业信条仿佛只剩下了顺应市场需求推出更优质的产品,主要发展方向和当时捷克政府给他们战后重建时的建议一样,就是发展大众都能消费得起的汽车。历史证明这项理念是极其符合斯柯达的性格,虽然他们也有过super sport这样的跑车概念拿出来,但它在斯柯达的历史里仅仅是存在过而已。

▲最终它成为了电影主角

1991年4月16号,斯柯达正式加入了大众家族,成为了大众集团旗下的品牌。这一举措使得斯柯达集团获得了更大的支持,尤其表现在产能上2000年10月13日完成了日产量400辆汽车的指标,而91年的时候日产量还是68辆。

而在欧洲市场,斯柯达成为了家庭用车潮流的风向标,《Top Gear》杂志的调查显示,2.4万英国驾驶员在32家汽车制造商中票选出的2000年最满意的汽车,斯柯达名列前三;而《汽车快递》杂志根据性价比评选Felicia为该级别最佳汽车,也是它连续15次获得第一名,它的售价仅为6999英镑。

二十一世纪与大众的合作使得斯柯达获得了更先进的平台和更先进的技术,加以斯柯达自始至终贯彻的理念,使得其在欧洲一直有着傲人的销量数据,2017年的销售数据已经突破了120万辆。

斯柯达发展至今经历了许多挫折与变革,而贯彻始终的产品理念使得这个古老的品牌留存至今,并且将传奇继续书写下去。而在近日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斯柯达柯迪亚克GT在捷克国家展台进行了全球首秀。


面对未来,公社君相信斯柯达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去应对更加多变的市场。百年斯柯达,仍将续写传奇历史,留给后人说不尽的故事。


发表评论
作者
发表评论